您的位置: 宝坻信息网 > 历史

莽穿新世界 第一百章、处处拦截

发布时间:2019-10-12 23:58:52

莽穿新世界 第一百章、处处拦截

塔拉汗伯爵是个很谨慎的人,虽然逃命的时候有些慌不择路,但下了水之后,被冰冷的河水刺激了一下,他很快就恢复了冷静。

“不要动,弄点水草或者别的杂物什么的放在我们头顶做掩护,我们顺着水流慢慢漂。”他通过契约的心灵链接对恶魔说。

恶魔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用力点头。

在水里游泳动静太大,敌人只要河边有人,就肯定能够发觉。相比之下,顺着水流漂行虽然慢,却胜在没有任何异常。只要头顶上再有东西遮掩,就算敌人安排了专人盯着河水看,也未必能够看得出来。

这个办法的确是稳妥之极,十分的合适!

但这个办法也有很大的缺点,就是冷。

现在是冬暮春初,王国北境的气候还没有真正转暖,顶天了不过是积雪融化而已。山谷里面这条小河的河水冰冷刺骨,哪怕只是伸手一摸,都会让人感觉汗毛倒竖。

要躺在这样的水里面一动不动,跟着水流一起漂?

只怕漂上一会儿,活人就变成死人了!

虽然恶魔有抗寒能力,伯爵身上也有御寒的魔法道具,但抗寒能力是有限的,魔法道具的力量也是有限的。一会儿也就罢了,长时间处于这种低温环境里面,别说是人,恶魔都吃不消。

然而他们别无选择,寒冷不一定能要他们的命,但以他们现在受伤疲惫的状态,再被那些收拾恶魔的专家们堵住,就是死定了。

于是,在缓缓流动的河水里面,就多了一丛枯萎的水草。水草的下面,多了两个竭力御寒的逃亡者。

(这样肯定是没问题了!)

伯爵看着头顶上的水草,透过水草看到蔚蓝的天空,心情也渐渐放松起来。

(这样的天空,我已经多久没看到过了?)

他的思绪渐渐变得舒缓而柔软,想起了一些很久没想起的事情。

(其实天空每天都在,只是我已经很久都没有仰望天空的兴致了。)

(等这一趟回去,解决了那些冒险者们,我就退休吧。趁着还有一些精力,好好休息这最后一两年,然后把契约传承下去……)

突然间,他微微一愣,感觉到了有一点点不对劲。

河水怎么不像刚才那么冷了?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错觉,可能是自己被冻太久,已经习惯了,或者干脆就是身体已经开始麻痹了——很多被冻僵救活的人都有过明明快冻死了,反而感觉到温暖的错觉。

但很快,他就排除了这种可能,因为他感觉河水越来越温暖了。

是的,温暖,甚至于……渐渐的开始热了。

“看看怎么回事?”他通过心灵链接向恶魔问道。

为了避免泄露行踪,他们都没有试图观测河面上的景象——不作不死的道理,无论人还是恶魔,都是明白的。

但是现在不行了,河水已经越来越热,渐渐热到洗澡水的地步,再这么热下去的话,耐热能力强大的恶魔或许没事,伯爵只怕要被活活煮熟。

他身上用来抗热的魔法道具,已经在之前魔法阵里面抵挡火球的时候耗尽了力量。

恶魔微微点头,脑袋稍稍探出一点,隐藏在水草之中,倒也并不显眼。

下一瞬间,它的身体就僵硬了。

在前方不远处的河边,一个穿着赤红法袍,身边更有三颗熊熊燃烧的火球环绕的男子,正在用魔杖发出熊熊烈焰,煮沸他面前一大片的河水。

相传传奇位阶的魔法师若是专心研究火系魔法,到最后会有焚山煮海之力。眼前这个男子虽然不是传奇位阶,但煮沸一段河流,对他来说似乎也并不困难。

更要命的是,在这男子的身边,还有另外几个人。

一个看模样有点像精灵族的,偏偏身上环绕着蒙蒙白雾,头发直接就是一缕缕冰晶。

一个提着怪异长弓的男人,弓背两段各有一个滑轮,中央还有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

一个看起来有点像是蜥蜴人,但却比寻常蜥蜴人高大了一倍以上,长着短短的犄角

,鳞片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和肩扛的战斧利刃交相辉映。

还有一个穿着朴素长袍,手持木棒,木棒顶端还长着绿叶的年轻女人。

“火系法师、冰系法师、射手、战士、德鲁伊。”恶魔急忙把头缩回来,把情况告诉伯爵,“有五个人守在河边,那个火系法师不知道是不是无聊,把面前一大段河水都煮沸了。”

伯爵脸色发白,他怎么也没想到,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无聊的强者。

浪费魔力把一段河水煮沸,这是有病吗!

然而这个看似脑子有病的方法,却实实在在截断了任何人沿着河水逃跑的可能。

从沸水里面游过去?

恶魔或许可以尝试一下,人类是绝对不行的!

伯爵苍白着脸想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无计可施。眼看着距离那几个拦截者越来越近,河水也越来越热,他终于再也无法忍受,下定了决心。

“退!我们绕道!”

“不试着突围吗?冲破这道防线,或许就安全了。”

“冲不出去的,一个能把河水煮沸的强者本身就已经很难对付。他的四个同伴要是水平跟他差不多的话,你有把握冲过去?”

“……一点也没有。”

真残念正在一边嘟囔“无眠那渣渣,居然要老子在这边看守河水,河水有什么好看守的”,一边催动法术,将面前大段河水煮得沸沸扬扬,权当消遣,突然听到了旁边清道夫的惊呼。

“目标来了!”

“什么?”他一愣,转头看去,只见一道黑影从水里冲了出来。

“来得好!”尤涅若大笑一声,抡起战斧,纵身跃起,就要来个跳劈。其他人也纷纷做出反应,准备迎击。

但是……那道黑影却没有冲过来,而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向着远离他们的方向飞快地逃走,一转眼就看不见了。

负责拦截的穿越者里面,只有清道夫及时射了一剑,其余众人全都没有能够捞到攻击。

“哗啦”一声水响,尤涅若一斧头砍了个空,掉进了温热的河水里面。

他有些狼狈地站起来,走了两步,走到了几乎被煮沸的河段。

“嘿,你这水烧得很热,可以拿来洗澡。”他笑着对真残念说,“反正目标也跑了,不如我们来泡温泉吧。”

真残念看着敌人逃跑的方向,深深地叹了口气。

“早知道……我就不手贱煮河了!送上门来的肉,长翅膀给跑了!”

池州治疗性病的医院
临汾治疗早泄医院
威海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池州治疗性病方法
廊坊好的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