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宝坻信息网 > 星座

明宣德青花镂空花卉海浪纹花熏2200万落

发布时间:2019-09-13 20:11:56

明宣德青花镂空花卉海浪纹花熏2200万落槌

明宣德青花镂空花卉海浪纹花熏 「大明宣德年制」款 高38cm

12月5日晚,北京保利2012秋季拍卖会“大明·格古”专场在亚洲大酒店开槌,明宣德青花镂空花卉海浪纹花熏2200万落槌。

永宣二朝堪称有明一代青花瓷器之巅峰时期,彼时成祖、宣宗二帝皆重视窑业,设有司于珠山专备窑事以供御用和赏赉,较之前朝规制更宏,技术精进,所出之品,为世所珍。

为顺应郑和下西洋之要求,永乐官窑瓷器一改中国传统的审美格调,无论在造型上还是纹饰上皆多模仿伊斯兰风格的器物。其造型的来源主要摹自于波斯王朝和马姆鲁克王朝的金属加工品甚至玻璃器皿,例如八方烛台、大扁壶、天球瓶等十余种。早在蒙元时代,景德镇的青花瓷大量输出伊斯兰地区,得到那里上至君王贵胄,下到平民百姓之喜爱,因此明代早期景德镇青花瓷器的主流装饰风格正是为适应这一市场而设计的。景德镇珠山御窑遗址历年的多次考古发掘中出土了大量的伊斯兰风格造型的器物。考古发掘资料证明,此类仿伊斯兰器物造型的瓷器最早体现在永乐白瓷上 ,后来在宣德时期更被大量制成青花瓷器。另一方面就瓷器的装饰而言 ,自汉唐以来在与外域文化的相互融合中一直是以汉族文化为主体,完全模仿的装饰多是局部或点缀,惟独永宣青花瓷器由于历史的、社会的、文化的诸多方面的原因 ,在与伊斯兰文化的相互融合中,出现了短暂的以外来文化为主体的倾向。正如近人吴仁敬在其《中国陶瓷史》 中所述: “明人对于瓷业,无论在意匠上、形式上,其技术均渐臻至完成之顶点。而永乐以降,因波斯、阿拉伯艺术之东渐,与我国原有之艺术相融合,对瓷业上更发生一种异样之精彩。”

同样,永宣青花瓷器纹饰的伊斯兰色彩体现鲜明,充满阿拉伯花纹,所绘的花卉、瓜果,一反传统的写实技法,多采用二方连续、四方连续的图形,使枝叶延伸、无穷无尽布满整个空间,花叶枝条交织缠绕,有机地婉延迂回,比例完美、节奏起伏,充满了无限生机。伊斯兰文化表现在图案方面其主要的艺术形式是植物花卉。穆斯林渴望蓝天碧水和绿色的生命,他们对于植物有着特殊的感情,甚至在伊斯兰的理想天国里也有植物的一席之地,绿洲上的植物象征着永恒的生命。

本品属于宣德朝的重要赏赉瓷之一。其形制别致,配以精良的胎釉而成,彰显出如玉似冰的材质之美,制作工艺异常复杂,设计精巧新颖,整体纹饰铺陈出繁复多变的异域情调,盖部与器身上下吻合,呈圆球状,盖顶模拟出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并在莲瓣中镂雕出六个如意形小孔,与肩部六个如意形镂空孔洞相呼应,肩部镂空孔洞之间装饰以折枝花卉,布局疏朗而留白鲜明,盖部中央纹饰则是镂空缠枝灵芝,六朵灵芝均匀分布在细密的枝蔓之中,雕琢精绝,下方均对应绘饰六组如意云纹,一虚一实,如意云纹之间点缀着扁菊纹。器身与盖部的口沿皆绘一周细枝碎叶式卷草纹,洋溢浓厚的伊斯兰繁密枝蔓装饰风格,器身腹部为缠枝宝相花,勾画婉转流畅,足座处分别绘以缠枝灵芝与海水浪涛纹。整体纹饰匀称分布,藤蔓绵绵,疏朗而饱满,纹饰写实传神,充分借鉴国画的笔墨意韵,得其法度,勾、勒、点、染诸法,运用皆宜。线条粗细并用,青料浓淡兼施,从而令画面富具苍翠欲滴的意趣,透出凝重雄浑之美,一如朱明盛世,威加四海之气势。明人张应文《清秘藏》赞誉“我朝宣庙窑器,质料细厚,隐隐橘皮纹起,冰裂鳝血纹者,几与官、汝窑敌。即暗花者、红花者、青花者,皆发古未有,为一代绝品”。今观此器,可知前贤评价之高不为虚言。

本品构图设计颇见匠心独具,纹饰虽繁缛而不乱,镂空工艺的运用令层次丰富清晰。镂雕是明代官窑重要的装饰技法,然烧造极为不易,往往导致器物疵裂变形,为当时窑业之大患。例如万历御瓷尤好此装饰,据《明神宗实录》载,万历十二年(1584):三月己亥“工科都给事中王敬民极言瓷器烧造之苦与玲珑奇巧之难。得旨,棋盘、屏风减半烧造。”镂空制作一直是明清两代制瓷业的核心技术,官窑也无法保证绝对的成功率,故只能以减烧、少烧来降低烧造成本。然而类似本品器型周正,无变形之虞,雕琢玲珑剔透,繁密纷集,妙不可言,无论是修胎成型还是装烧成器都极为不易,稍有闪失,前功尽弃。


有赞微商城注册手续
拼团小程序平台
团购小程序开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