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宝坻信息网 > 美食

【木马】换官(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59:02
西北边塞,是有一城,黄沙淹了城匾,无人知其名。城西南,有一小县,小县倒是有名曰“蒙空”,具体县志已无人可考,自也无人知道这“蒙空”之意为何。
蒙空县人并不多,东往西,南往北,数来数去不过十七家,三十一人。蒙空县有一刁民,身长不足五尺五还总是佝偻着身子,鹰钩鼻黑眼眶,枯瘦的脸颊皮肤黝黑犹如黑炭,两嘴嘴角各有一苍蝇大小的毛痔,可惜的是还不对称,一个在左上,一个在右下,偏偏此人还有一个响亮如将军的名字——孟荡关,向来若是有外人找孟荡关,县上的人定会说,村头最丑的那个,当然,从来没有外人找过孟荡关。
孟荡关这几日有些兴奋,倒不是眼瞅春节将至,而是因为他听说外头变法,县老爷尤畏谭的乌纱帽保不住了。嘿,这还真是大快人心的好事!若不是尤畏谭那个贪官,自己也落不得如此之境地。朝廷让上缴粮食,尤畏谭多报了一成给县民,缴到粮食又中饱私囊五成,才上缴朝廷,其借口为百姓疾苦,不忍多做征收,朝廷给了他一个“廉政爱民”的帽子,他竟然还厚着脸皮接下了。也正因为尤畏谭多收那一成粮食,让自己是一不小心毁了半亩地的根基,导致如今吃饭都得数米粒。
哎,若是自己能当县老爷该多好,自己的粮食定是吃不完。孟荡关总是这样想。
尤畏谭被撤任,奈何变法失败,换来的是一个与自己一般清瘦的县老爷,孟荡关自觉村里三十人每人都见识过,有识人之术,看这新来的县老爷吴伟定不是个贪腐之人,嘿,这次真让孟荡关看准了,这吴伟还真不是贪腐之人。
过了俩月,春去夏初,这天,孟荡关显得很是兴奋,因为他听说国家闹了革命党,这蒙空县也要受益,这吴伟怕是长久不了了。嘿,这还真是大快人心的好事!若不是这叫吴伟的笨蛋,自己也落不得如此境地。吴伟当了县老爷以来,真把自己当成了老爷,一门不出二门不迈,虽然没见有做什么错事却也没见其做什么好事,这不,孟荡关刚刚把毁了的半亩地修缮好,请他拨粮已做栽种,哪知他回了一句上报朝廷就再也没了音讯,如今这蒙空县就自己的田空着,眼瞅着已经过了栽种的季节,这若在不换官,自己就饿死当场了。
哎,若是自己能当县老爷该多好,至少能享受几天清静无为的日子那死而无憾了。孟荡关总是这样想。
吴伟被革命党毙了,革命党派了个新人来,穿着洋装洋服的一个年轻人,嘿,孟荡关第一次见到新任县老爷,就觉得此人看着就精神,新任县老爷叫贾华空,据说留过洋,学识渊博为人亲近,孟荡关但逢闲时总会找他闲聊,而这名为贾华空的年轻县老爷总会给自己说出一长串自己听不懂的大道理来。
又过俩月,天气燥热,孟荡关这日显得很高兴,因为他听说革命党内部纷争,又要换县太爷了。嘿,这还真是大快人心的好事!若不是这个名为贾华空的小毛孩,自己还不至于沦落成这般。贾华空仿佛所有的本事都是给人讲道理,除了讲道理就是讲道理,仿佛天下没有嘴解决不了的事情。这不,孟荡关去求财,被他的一串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财无大用死成摆设”给糊弄了回去,孟荡关去求粮,又被几句“天下苍生尽安苦”的感怀弄得是晕头转向,孟荡关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轻了,若是再吃不上一顿饱饭,恐怕风一吹就把自己吹到阎王老爷面前了。
哎,若是自己能当县老爷该多好,不用管老百姓的疾苦,只用给他们讲讲道理就行。孟荡关总是这样想。
贾华空所在的党派支脉最终败了,贾华空跑了,革命党又派来了一个县老爷,这次总算是靠谱点了,孟荡关看着新任县老爷龚国迪来之前,革命党所展示的常有十丈的履历,终是放心了一些,这县老爷原来大有来头,从十七岁开始当官当到现在七十岁,天南地北都走过,各地老百姓对其是赞不绝口,百姓之口不会骗人,这个新任县老爷是为了达到政绩告老还乡才来的蒙空县,总之是有好日子过了。
秋末,孟荡关又是喜出望外,因为听说又要换县老爷了。嘿,那可是大快人心之好事呀!这个老不死的龚国迪,虽然让自己吃上了饱饭,但是民脂他也没有少搜刮,孟荡关吃饱了肚子,还想干些别的,但是发现他的粮食除去上贡,只够填饱肚子。孟荡关不愿就此老死,所以苦思冥想其原因,没几天就想明白,这老不死的龚国迪恐怕是清廉了一辈子,想在告老还乡前贪上一回,嘿,妈的,贪到自己头上了。
这次换县老爷,不同以往四次,因为要变法了,这次,是革命党的变法,革命党变法以后,决定各地推选人才,为各地百姓为官,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那怎么让三十个县民都推选自己呢。
想来想去,孟荡关终于有了好法子,那夜,他盗了龚国迪的家,龚国迪知道是他,却不好缉拿,怕孟荡关将自己之事告诉党内,导致自己有一大污点。翌日,孟荡关将钱财分给三十县民,并承诺自己当了县老爷还会散财,三十县民听的是各个叫好。
没过几天,龚国迪接到命令告老还乡,孟荡关通过“推举”成了县老爷。
成为县老爷的第一天,孟荡关发现自己不识字,不会算,不懂新文化,不懂怎么开西洋酒,怎么穿西洋装。成为县老爷的第二天,一大早,三十县民结队来向他要承诺之财,他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应对。
第二日晚,孟荡关死了。或是被吓死或是被累死,或是这一年到头没吃几顿好饭给饿死的。
真有道是:“一官一途无大道,美梦成真怎回天?”

共 202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非常有趣,寓意深刻的故事。一个小县城五次换县官,塑造了五个类型不同的典型人物:贪官尤畏谭,中饱私囊因为革新变法被撤职;变法失败吴伟当了县老爷;吴伟被革命党毙了,派来了留洋的贾华空;由于革命党的派系斗争,贾华空跑了,又派来了老朽龚国迪,清廉一辈子的龚国迪晚节不保,开始贪占,不得不第四次换县太爷。因为人员更迭,屡屡受害的奇丑无比、颇有心计的孟荡关认为时机已到,把“钱财分给三十县民,并承诺自己当了县老爷还会散财”而得到了县太爷的宝座,可是“第二日晚,孟荡关死了。或是被吓死或是被累死,或是这一年到头没吃几顿好饭给饿死的。”。这部小说构思缜密,人物设计别具匠心,各有特色;情节虽然不复杂,但是矛盾尖锐,发展很快,以孟荡关的遭遇和他当县官的奢望为线索,展开故事情节;语言简练而辛辣,主题深刻。倾情推荐!欣赏品读!谢谢赐稿!【编辑:神秘老太】小孩口臭
孩子上火
小孩子口臭是什么原因
中医中风偏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