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宝坻信息网 > 科技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孩子的父亲

发布时间:2019-09-25 18:45:41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孩子的父亲

陈诗曼看着大家的目光,眼神中露出一丝疲惫的神色,说完这句话直接就转身回了屋子里,爬上床把被子蒙了起来。

陈志斌林若萍还有一大波亲戚,这下才反应过来。

不是小苏的?

那是谁的?

林若萍瞬间就火了,直接冲进房间。

“臭闺女!你什么意思!你给我解释清楚了,不是小苏的,是谁的!”

陈诗曼的脸色如同死灰一样,躺在枕头上,闭着眼睛,生无可恋一般。

“是谁的,我也不知道,那次我喝多了。”

“靠!”

林若萍气的眼泪直接就流了出来,指着陈诗曼好几次都没有说出话来,狠狠的跺了跺脚,走回了客厅。

他们两个的对话,众人听得一清二楚,瞬间就有人露出那种嘲讽的语气。

“这算什么事儿啊,孩子的爸爸都不知道是谁,这……这生活也太那个了吧?”

“就是啊,还没结婚,就变成了单亲妈妈,以后的日子可怎么办啊。”

“哼,还以为是喜事呢,结果是给咱们老陈家丢了脸!”

这帮亲戚遇到这种事情,说话简直难听到了极点,就差说陈诗曼是公交车了。

林若萍则瞬间没了主意,一个劲儿的哭。陈志斌脸色铁青的,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

陈诗曼的眼角划下一滴泪水,外面的人,任他们说去吧,反正这个孩子,陈诗曼也不会要的,只不过她现在真的感觉到孤立无援,好像被世界都冷落了一样,只能抱紧被子,寻找那么一丝安全感。

拿出,看着那个名字,多少次想打过去,但是却根本不能鼓起勇气,我哪有脸……把这件事情告诉你。

陈志斌和林若萍也是同样,之前还想着要赶紧给小苏打,现在怎么打?难道打过去告诉小苏你头上绿油油的?他们可真的丢不起那个脸。

然而按照墨菲定律的原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咚咚咚。

“陈叔叔林阿姨,我来看你们了。”

苏南的声音传了进来,让屋里的气氛再次尴尬了一下,陈志斌微微一愣,还是连忙给苏南打开了门,看到苏南的一瞬间,脸上一抹尴尬,不过很快还是强行挤出笑容来。

“小苏来啦,快进。”

陈志斌这种表情变化自然是逃不出苏南的眼睛,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苏南还是没问出口,说不定是叔叔阿姨吵架了呢。

一进屋子苏南吓了一跳,居然这么多人。

陈志斌很僵硬的给苏南介绍了一遍家里的亲戚,苏南表现的很客气,有一个后辈应该有的礼节,但是这帮亲戚的表情倒是很古怪,看苏南的时候,似乎带着一点同情?

林若萍脸上的泪痕还没有擦干,终于忍不住了,拉着苏南走到一边,小声的趴在他耳边把今天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苏南的脸色,也渐渐的僵硬在了脸上,眼神变幻莫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进去看看。”

苏南二话不说,直接走进陈诗曼的房间当中,看着她躺在床上,那种憔悴的样子,苏南的心中,也是一痛。

“喂,我来了。”

听到苏南的声音,陈诗曼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不想睁开眼睛,生怕眼泪滑落,但是闭着眼睛……泪水依旧是从眼角流淌了下来。

苏南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坐在床边上,将陈诗曼拉起来,轻轻的抱在怀中。

陈诗曼似乎找到了一丝依靠,轻轻的靠在苏南的怀里,浑身上下显得疲惫异常,眼神如同死灰一般,轻轻的说到。

“一会……你能陪我去打胎么?”

苏南轻轻的点了点头,摸了摸她的头,小声的说到。

“不管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就算是你错了,我也陪你一起错。”

陈诗曼心中一酸,轻轻的咬了咬嘴唇,嗯了一声。

苏南的一句话,似乎让她的心,剧烈的悸动了起来,不过现在,明显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

苏南说完这句话,直接放开了陈诗曼,走了出去。

陈诗曼似乎是有什么预感了,目瞪口呆的看着门口,这家伙……

苏南走到客厅当中,对着大家微笑起来。

“诗曼怪我没关心她,怀孕了都不知道,所以才胡说八道的,孩子是我的,大家别紧张。”

哗!

所有人脸上瞬间露出了笑容,林若萍和陈志斌激动的站了起来,心里的一块石头,重重的落在地上,眉开眼笑起来。

“这臭闺女!这事儿能乱开玩笑吗!”

“就是,胡闹,太任性了,小苏以后你们结婚了可不能惯着!”

“哈哈,叔叔阿姨放心吧

校园之护花兵王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孩子的父亲

。”

听到外面的事情,陈诗曼的心中再次一酸,靠在床头,眼神中充满了柔情,这个家伙……真的不在乎么?

哄好了外面的那帮亲戚,苏南再次走进陈诗曼的卧室,关好房门,拉住了陈诗曼的手,轻轻的吻在了她的额头上。

看着陈诗曼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苏南不禁笑了笑。

“傻样,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没人会在乎这个了,等会去了医院,你又是一条好汉。”

陈诗曼低着头,深吸了一口气,把那天在酒吧喝多的事情全都跟苏南说了一遍,苏南是她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了,这件事情如果不说出来,真的会憋出病来。

陈诗曼把很多细节都说了,包括那个人给她留了几百块钱,还有陈诗曼收集了对方的血液样本等等。

虽然回忆起那件事情,是让陈诗曼很痛心的一件事,不过有苏南在旁边,她似乎也有了一些勇气去承担,既然生了,就不要再去想过去的事情,想想以后吧。

苏南直接打了几个,给陈诗曼联系了最好的医院,争取让她这段噩梦般的记忆,随着这个还没有成型的孩子,一同流去吧。

“小曼曼,你睡一会,我出去一趟。”

“你……你出去干嘛!”陈诗曼有些紧张和不祥的预感。

苏南的脸色,渐渐的冰冷起来。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有些人错了,就要付出代价,我去看看,那个连你都敢动的傻比,到底是谁!”

(本章完)

记住版址:m.

景德镇治疗龟头炎费用
景德镇治疗龟头炎医院
景德镇治疗男科方法
景德镇治疗男科费用
景德镇治疗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