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宝坻信息网 > 科技

焚天画圣 第124章:气氛不对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0:38

焚天画圣 第124章:气氛不对

见识了云襄儿功力,诸人便不再敢随意开口。

却都转向了言诚,恨恨而视。

云襄儿是不好惹的,不能惹的。

但这个布衣少年看起来就很好惹。

于是有文士大骂:“你这区区凡人,敢对修行者与贵人大放厥词,真是狂妄!似你这样狂妄之辈,只消我们一句话,卫所便会将你拿下治罪!”

“驿舍守卫何在?”有公子大声呼叫,“怎么不来将这贼子拿下?”

“来人,来人!”有人扯着嗓子吼。

“肃静!”便在此时,大堂二层上首正位雅阁中突然有人大喝一声,一个修行者推开窗子从中探出头来。

“灵心小姐顷刻便至,各位请勿喧哗!”他大声说完,便将一道纱帘挂在窗上。

众人立时闭口不语,那些贵宾区的贵宾恨恨瞪了瞪言诚,终将头转了过去,充满期待地望向那窗。

此时有仆役过来,忙着将伤者扶起抬走。

但方才之事,却再无人问津。

许公子此时疼痛稍缓,捂着下体被两个仆役扶着站定,额头便汗珠,恨恨望着云襄儿和言诚,心中不知在盘算什么。

不久之后,纱帘内有人影晃动,隐约可见是一道曼妙身影。于是众人皆屏息而视,目光中满是激动。

云襄儿却微微皱眉。

“劳诸位久等了。”帘中有女子声音起,十分好听。

众人目光一亮,贵宾区中有许多人抢着向上拱手:“灵心小姐太过客气了。”

“灵心小姐来晚了。”云襄儿故意大声说。“再早到片刻,便可见一出好戏。”

“姑娘的声音真好听。”帘内人说。

夸赞之意,极是明显。

“你日思夜想的人到了,你怎么不说话?”云襄儿转向言诚,认真地问。

大堂中人虽多,但都不敢随意出声,她说话声音虽只正常,但却能令所有人听清。

“别闹。”言诚微微一笑,缓缓摇头。

虽只二字,亦被所有人听到。

楼上人,亦不例外。

片刻间,只见纱帘撩起

,一个漂亮小侍女的头钻了出来,向下一望,立时满面惊喜。

随后她又缩回头去,不片刻工夫间,竟然自屋中开门而出,一路小跑来到楼下,满眼兴奋地看着言诚,强自镇定,说:“请这位公子和这位姑娘,随我上楼。我家小姐有请。”

全场哗然。

这少女也就罢了,毕竟是一位强大的修行者,这布衣少年一介凡人,何德何能?

“这太张扬了吧?”言诚尴尬地低声说。

“谁叫你非要在这时来?”玉洁亦低声说。

二人低语,虽无人能听到详细,但见二人亲近低语,不由羡慕与嫉意共生。

云襄儿不理许多,拉起言诚便向上去。

众人目送三人顺阶而上,进入二楼屋中,有眼红者,有嫉妒者,有暗恨者。

许公子咬牙切齿,一副誓将复仇进行到底的模样。

屋子在二楼,窗子打开,楼下人便能见屋内临窗着身影。窗子关闭,便无所得见。

玉洁回到屋里,便立刻关了窗,喜滋滋地扶着本临窗而坐的灵心,来到屋子中央。

言诚与云襄儿一同走了进来,望着灵心,情不自禁想起了之前共处岁月,一时百感交集。

“你瘦了许多。”他说。

灵心微笑:“不过还好,病算是全好了。”

“好得这样快,一定有高手相助吧?”言诚问。

灵心点了点头:“上了一趟隐圣山。”

“好了不起,隐圣山说上便上。只怕贵国国君亦无此特权吧?”云襄儿抚掌而问。

“这位便是你说过的小师妹吧?”灵心问言诚。

“确是师妹,但‘小’字何来?”云襄儿认真地问。

“确实不小。”玉洁打量着云襄儿身材,望到胸前时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灵心自然不解其意,只是微笑:“初次相见,灵心这厢有礼了。”

说着,盈盈一礼。

“不敢。”云襄儿回礼应道,“虽是初见,但你的名字早在我耳中磨出茧来。我叫云襄儿,并不是才女,天下识者不过寥寥几人而已。”

玉洁微微皱眉,心道你这是夸奖还是别的意思?怎么听着这么不顺耳?

灵心却不以为意,点头示意:“云姑娘请坐吧。”

“病刚好,怎么就急着来这里?”言诚问。

“你这便是明知故问。”云襄儿说。“灵心小姐自然是因为你。你若之前不提要到龙泉谷来之事,灵心小姐又如何会不顾旅途劳苦赶到这里?”

“云姑娘聪明。”灵心微微点头,淡淡而笑。

“你敢承认,却令我高看一眼。”云襄儿看着灵心,缓缓点头。“我本以为似你们这样有名的女子,都是矜持做作的。”

“云姑娘,您从一见面起,便话中带刺。我们小姐没惹到您吧?”玉洁不高兴,脱口而出。

“我说话向来如此。”云襄儿认真地回答,“常令师父哑口无言,因此常不愿见我。好在今后我们也不会时常见面,便算你听我的话不顺耳,也只是偶尔听听。你该不会介意吧?”

玉洁张着嘴,却一句话也接不上。

“你为何在这时来?”灵心并不接云襄儿的话,却柔声问言诚。

“因为我们路不熟。”云襄儿接过话来。

玉洁气恼皱眉,灵心却只是一笑。

“守卫将我当成下面那些人中的一员了。”言诚笑笑说。

“玉洁,你让那些人都散了吧。”灵心对玉洁说。

“是。”玉洁点头,便要出屋下楼。

“灵心小姐,这便是你的不对了。”云襄儿摇头,十分认真地说。

“如何不对?”灵心请教。

“是你答应今夜与他们相见清谈,此时一句未说,便要爽约,这岂不是戏耍他们?”云襄儿说。“当然,换成我,我也愿意耍一耍这些白痴。不过……守信是礼吧?”

“不错。”灵心缓缓点头。“这确实是我错了。我不该只顾与友人相逢之喜,而忘了对陌路者的许诺。”

正说着,门突然被撞开,一团毛绒绒的东西滚了进来,却正是妖兽灰熊吼风。

吼风撞门进来,一抬头便看到言诚,立时一怔。

醒来饿了,正要找玉洁姐姐要东西吃,本是好好的心情,怎么突然见了他?

心里这般想,表面却装出亲热的样子,瞪着一对大眼睛望着言诚,在地上打滚撒娇。

言诚笑骂:“你这小东西,是真欢喜还是装样子给我看?”

“好可爱的小熊。”云襄儿眼睛一亮,弯下身子将吼风抱了起来。

吼风并不认得云襄儿,但漂亮姑娘总是讨人喜欢,也讨熊喜欢的。于是也就任由她抱了起来,在她怀中享受了一番别样温柔。

“这便是吼风?”云襄儿问。

言诚点头。

“变个大个子给我看看好不好?”云襄儿看着吼风,认真地问。

“在这里变化,不引起骚乱才怪。”玉洁不悦而语。

“那我们出去玩吧。”云襄儿抱着吼风,也不问灵心和玉洁,向外就走。

“等等!”玉洁急了,“也不问问主人,说抱走就抱走么?”

“它的主人不就是我师兄?”云襄儿回头问。

“你……”玉洁再次无语。

确实,吼风虽然一直跟着她和灵心,但其真正的主人,却是言诚。云襄儿是言诚的师妹,关系殊不一般,又何须问?

“虽是言大哥之物,但却先借给了我们。”此时,灵心开口。“云姑娘若欲带走,至少先要让言大哥开口向我们讨回。不问而取,终于礼不合。”

“那却是我错了。”云襄儿认真地点了点头,转向言诚:“师兄,要回来吧。”

言诚无语。

两边都是曾同生共死过的红颜知己,却针锋相对,他能如何?

吼风缩在云襄儿怀里,一边体会着温柔触感,一边带着坏坏的笔意看着言诚。

哈!你也有如此尴尬窘迫的时候!

“你们住在何处?”灵心此时问言诚。

这终算是解了尴尬,言诚急忙顺着她的话略过云襄儿的要求。

“在城中客栈之内。”他说。

“搬到这边来吧。”灵心说。“在一起的话,也能互相照应。我来此,本就是担心龙泉谷会对你不利。方才不道破你的身份,也是有这一重顾虑。”

“这个就不劳灵心小姐操心了。”云襄儿说,“我违抗师父命令偷跑出来,便是要保护我师兄安全。有我在,不会有什么大事。”

“云姑娘似乎是凝元中境吧?”灵心问。

“灵心姑娘是极念境高手,天下皆知。”云襄儿说。“但有时越是有高手在旁,却越危险。”

“这小女却不懂了。请云姑娘赐教。”灵心问。

“除非是绝世高手――如大先生或四君子那样的人在旁,否则就算是十馆主,也终有八军神能与之对抗。”云襄儿说。“天下极念境者数不胜数,对方知晓师兄身边有这样的高手相护,必派更强者来袭。反而危险。”

“而且既然如何在不泄露我师兄身份的情况下,却使我们能住进龙泉驿舍,亦是问题。”她说。

“总不能说是灵心小姐的相好之人吧?”她笑。

灵心脸色微红。

玉洁却一肚子的气。

“天色也不早了。”云襄儿冲着灵心一礼,“相见也已相见,我们先回去了。你还在楼下上千的男子要应付,不用管我们了。”

“你要抱走吼风?”玉洁急了。

“主人在,自然要跟主人。”云襄儿认真地解释。“这道理不难懂吧?”

“世人皆知吼风随我而来龙泉。”灵心淡淡说道,“此时被你抱走,只怕引诸多猜测,对言大哥不利。”

“这话倒有理。”云襄儿点头,诚恳地说了声:“谢谢。”

随后将吼风放到地上,遗憾地摇了摇头,拉着言诚的手往外走。

“我们回去吧。待得久了,要引人疑心的。”她说。

言诚无奈,也只得冲灵心一点头:“灵心,我先回去,等你无事时,我再来看你。”

“也好。”灵心缓缓点头。

面上却看不出什么,但心中却不由一阵失落,只觉意兴全无,好生无聊。

“玉洁,送客。”她说。

玉洁气哼哼地走过去,将二人送到楼下。

众人眼见言诚与云襄儿被接上去,再被送下来,这礼数之周倒,真是令他们眼红又无奈。他们一个个望着言诚,忍不住猜测这少年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引得灵心小姐如此重视?

许公子目光阴毒,悄悄对身边下人说了些什么。

那人立时点头,钻入人群之中。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需要多少钱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在哪儿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大概需要多少钱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在哪个区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大概得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